?
 首頁
用戶登陸:  密碼:   快速注冊  
分站: 中國西部煤炭網  華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華中站 | 東北站 | 校友錄 | 回音壁
 首  頁  煤炭新聞  政策法規  新聞寫作  技術論文  項目合作  文秘天地  礦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價行情  煤炭供求  物資調劑  礦山機電  煤礦人才  

地下400米,探訪北京最后一個在產的煤礦

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6/23 10:31:26    要聞

坐在煤礦井下的班車里,49歲的劉衛民總會想起剛當礦工時候的班車。

33前年的大臺煤礦用礦車運送工人,地下隧道陰暗潮濕,礦工們會找些木板或蒿草鋪在車底當坐墊。

33年后,班車已經變成了如小型地鐵的車廂。他們腰上系得不再是沉甸甸的電瓶,而是小巧的鋰電池礦燈、自救器、定位器。

位于門頭溝的大臺煤礦,如今是北京唯一還在生產的煤礦。按照新規劃,未來北京將不再保留煤炭行業,大臺煤礦計劃將會在2020年退出。

趁著這最后的時間,記者隨礦工們走下了礦井。在礦工們的眼中,井下的世界有著外人感受不到的特殊的感情,那不僅是同事之間的感情,更有著與這個烏金世界之間的感情。

礦工們的礦燈、定位器和應急呼吸機統一放在架子上充電。

燈火通明的巷道如地鐵站

大臺煤礦地面設施漂亮整潔,抬頭可以看到藍天,隨時可以呼吸到山里新鮮的空氣;礦工們下井的地方距離住處不過百余米,大家步行就能到達井口。兩部重型垂直電梯,礦工稱它為“罐籠”,一次能運送40多人。

下礦井乘坐“罐籠”。

隨工人師傅下井的一瞬間,記者還是感受到了一種變化,陽光明媚的世界突然消失了,幾秒之后一片漆黑。潮濕感撲面而來,四周傳來滴水的聲音。

工程師趙煥斌打開頭燈,他介紹,大臺煤礦井口所在地的海拔高度是288米,地下每100米布置一個開采水平,向東西延伸的巷道兩邊設置個采區。從地表算,目前主要工作區深達800米。

收工下班,走出礦井,迎面是“您辛苦了”四個大字。

垂直升降的罐籠將工人們送到﹣210米,之后轉乘斜坡“猴車”繼續往深處走。所謂“猴車”就是架空纜車,和地面上滑雪場相似,工人們坐在懸掛的金屬座椅上。

傾斜的、約有兩米多高的斜巷筆直,每隔幾米掛著一盞吊燈,兩側還有提醒工人們注意安全生產的宣傳牌板。

乘“猴車”來到了﹣410米,巷道仍然如同一條地鐵隧道,地面上鋪有鋼軌。這條地下的東西運輸大巷約11公里長,道邊有個約20平方米的、掛有各種施工牌板、擺放著桌椅和各種文件夾的硐室,這是礦工師傅召開施收工會的地方。

雖然潮濕,但是直到這里整個世界都挺亮堂的,像是一個小規模的地鐵站。

漆黑狹窄的井下一干8小時

一個風簾將運輸大巷和采區巷道隔開,風簾里面,巷道陡然變成一米多寬、兩米多高傾斜向上的小隧道,用頭燈往里照射,不過幾米外,燈光便淹沒在了潮濕的黑暗中,每隔不遠就有鐵柱支護。

沿著這條兩人幾乎無法錯身的上坡巷道走了不知多遠,記者穿的秋衣已經濕透。“地下常年恒溫,冬天稍冷約有16度,夏天20度多點兒,所以下井工人一般都會穿秋衣。”趙工程師說,“這里的坡度也就是20多度,因為狹窄所以顯得特別陡。”

風簾將運輸大巷和采區巷道隔開,里面的巷道陡然變成一米多寬、兩米多高傾斜向上的小隧道,因為很窄所以顯得很陡。畫面右下角是煤塊的“滑梯”。

經過一段攀爬,記者來到了工作地點,這里的巷道將將能容納一個師傅舉著鐵鍬鏟煤,來自四川的文洪志師傅和一位工友一上一下窩坐在巷道中。兩位師傅一臉煤黑,“嘩啦啦”一陣聲響,煤塊從他們身后滑落到腳邊,二人把口罩戴緊,用鐵鍬將煤塊鏟進滑梯般的溜煤板。

這一撥煤下來的并不算多,大約幾分鐘后煤塊鏟完。在干活過程中,兩位師傅并沒有用衣服或者手去擦汗,一臉烏黑完全是臉上的汗水沾上揚起的煤末子。撂下鐵鍬看見記者的鏡頭,文師傅有點兒靦腆地笑了起來,露出一排大白牙,鼻頭上則是黑得發亮的汗珠。

“咱大臺煤礦的生產方式并不算先進,沒有使用機械化采煤,這是因為京西門頭溝的煤礦大都為急傾斜煤層,不適合大型機械化采煤作業。”趙工程師說,“但是燃燒值高,煤質非常好。”

礦道的“主路”挺寬闊,有軌道車停在里面,墻上貼著瓷磚。路標上的-210代表海拔-210米,加上礦井口位于海拔288米,從地面算,此處已是地下500米。

礦工眼中的井下世界最干凈

走出狹窄的巷道來到寬闊的地方,記者已是一頭汗,剛解開安全帽想要扇扇風,旁邊一位老師傅馬上提醒,“這是絕對不允許的。”安全第一,這種概念已經深入現代礦工心里。

這個特殊的地方也伴隨著這種特殊的感情,很多工人師傅都提到一句話,“家有半碗粥,不上門頭溝”,在大家心目中,礦井下這個世界終究是“不體面的”。

但那位老師傅看法不一樣,“看著是黑色的,但是礦井下的世界其實最干凈。咱門頭溝的煤礦都是幾千萬年甚至上億年前地質變動留下的,加上幾百米深,連細菌都沒有,比地面還干凈呢。”

“礦山不僅僅給了我一份工作,也養育了我,成就了我,也托起了我的家。”自從周圍的煤礦一個個停產,如今機電科黨支部書記劉衛民就常常和工友們聊起自己和煤礦的未來,“雖然說這里的工作環境差了點兒,但眼看著就要分開了,內心還是有一種失落,真心盼著這里能遲一天停產。”

工友之間的感情也特殊,一起在井下面對危險,互相提醒注意安全生產,也充滿了工作以外的關懷。2017、2018兩年,礦上沒有一起安全事故,負責的班組長時長連礦工們的家務事也得過問,這種充滿人情味兒的管理,也是安全保障的一個方面。

挖煤地點,兩位礦工師傅開著頭燈休息。

回到陽光下那一刻的舒爽

礦工師傅的一個班是8小時,每天三班倒,在井下分不清半夜還是白天。至8小時結束,“還是地面上舒服啊。”罐籠操作員師傅笑呵呵地迎接大伙回到地面上,這句話每天不知要聽多少遍。

升井后交還工具、把礦燈放到專用的架子上開始充電,之后礦工師傅們到更衣室把里外脫光,赤裸著身子一起來到大澡堂里。洗澡水帶走大家的疲勞,匯成黑色的河流通往下水道,而這些生活用水也會經過嚴格的處理之后才向外排放。

休息時間,愛運動的礦工師傅還會到體育館打打球,礦上的體育館里,籃球、羽毛球、乒乓球都是免費開放且場地相當專業。餓了的話,礦區的大食堂24小時不間斷提供飯菜,路邊還有小飯館可以喝上一杯。“到了這兒,別看離礦井才幾十米遠,您已經看不出誰剛才在井下一臉黑啦。”礦工會副主席鄧麒祥說。

春節放長假時,單位會租大巴車接送河北、山西、山東等地的礦工師傅回家過節,解決大家春運買票難的后顧之憂,這種傳統已經持續了幾十年;作為國企,大家的收入水平也與企業效益直接掛鉤,趕上幾年煤炭價格低迷掙錢就少一些,市場效益好可能多掙點兒,“命運和企業直接聯系著,也是老國企人特有的感情啦。”鄧麒祥說。

挖煤地點,這里剛剛開始挖掘,礦工師傅在液壓支架之間工作。

期待煤礦的未來更美好

羅潔猛不承認自己哭過。1990年,他和工友們帶著新的“俯偽斜分段密集采煤法”來到大臺煤礦,對當時棄采的、煤質優良的1.6米以下薄煤層進行開采,極大提高了資源回收率,曾為大臺煤礦外銷煤質的提升做出很大貢獻。半個月前的5月30日那天夜班,隨著最后一套設備拆除運出礦井,這套采煤方法結束了它在北京長達29年的歷史使命。

聊到這里羅潔猛低著頭,“很多工友當時都哭了。”

“也許是因為我們和外面的世界接觸少,大家都很淳樸。很多退休的老工人雖然離開了礦山,可是礦上有些風吹草動,又常常牽動著老工人回來看看,哪里多蓋一棟樓,路邊多了幾棵小樹,他們都能聊起很多往事。”羅潔猛說。

臨近停產的時候,大家也在猜測煤礦的未來,劉衛民沒事兒的時候沒少琢磨,那么多巷道如果用來種蘑菇,下面潮濕恒溫再合適不過;如果能解決好照明、安全、排水等問題,現在的礦道也可以留給后人們參觀,“看咱門頭溝的煤礦是多么雄偉。”

現在大臺煤礦是門頭溝乃至全北京唯一一個生產礦井,停產在即,煤礦的未來究竟是做養老院,還是做文化園,或者做度假村,或是做煤礦博物館?上級單位已經在籌劃。很多礦工師傅也談到了一個共同的心愿,“希望未來我們回到這里,能看到一個更美的礦區。”

在礦工們眼中,井下世界有著外人感受不到的特殊感情,那不僅是同事之間的感情,更有著與這個烏金世界之間的感情。




來源:北京晚報記者 張碩 文并攝      編 輯:徐悉
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必須注明“來源:中國煤炭新聞網(www.tammanager.com)及其原創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站實名: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
地址: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3 郵編: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備案序號:渝ICP備05006183號
編輯部電話:(023)68178115、61560944
廣告部電話:(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編輯部:
業務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