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剛剛成立的金融科技委員會,具體是做什么

2017-07-07 13:41 行業動態

 

央行網站5月15日消息,近日中國人民銀行成立金融科技(FinTech)委員會,旨在加強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規劃和統籌協調。
 
央行在一定程度上對金融科技表示了肯定。央行表示,金融科技是技術驅動的金融創新,為金融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給金融安全帶來了新挑戰。愿與產學研用各方攜手,共同推動我國金融科技健康有序發展,為服務實體經濟、踐行普惠金融貢獻力量。
 
央行對金融科技既研究又監管又使用
 
具體而言,央行金融科技(FinTech)委員會要做幾件事:
 
第一,將組織深入研究金融科技發展對貨幣政策、金融市場、金融穩定、支付清算等領域的影響,切實做好我國金融科技發展戰略規劃與政策指引。
 
第二,進一步加強國內外交流合作,建立健全適合我國國情的金融科技創新管理機制,處理好安全與發展的關系,引導新技術在金融領域的正確使用。
 
第三,強化監管科技(RegTech)應用實踐,積極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技術豐富金融監管手段,提升跨行業、跨市場交叉性金融風險的甄別、防范和化解能力。
 
也就是說,央行對于金融科技,首先要研究金融科技對于傳統監管帶來的影響,引導金融科技健康發展合理使用,運營金融科技來提升監管能力??偨Y起來就是央行對金融科技的態度就是希望金融科技不要為傳統宏觀經濟管理和貨幣政策添亂,對于金融科技的積極作用可以充分發揮,并要充分利用金融科技來輔助監管。
廣告:以下產品均為招商信息不零售


央行對于金融科技比較開明
 
央行這樣的態度應該說是相當開明的。尤其是在今年的強監管環境下,更是難能可貴。在銀行、保險、資管等領域,今年的管理非常嚴格,最近新華社更是連續出了七篇文章評論金融安全與金融監管。并非要為金融創新踩剎車,管理層的目的還是著眼于金融穩定以及金融穩定背后的社會穩定,不能讓金融領域出現系統性風險。
 
就金融科技而言,可以說是雙刃劍,既可以推進普惠金融,也有可能帶來監管難題。就正面因素來說,可以通過金融科技來推進普惠金融,例如那些藍領群體,如果沒有大數據技術的應用,不可能有可行的風控方案,也就無法批量為這類群體提供金融服務。一些新興技術如人臉識別、指紋識別、虹膜識別則可以幫助進行遠程身份鑒定,使用戶不必一定要到現場去辦理業務。
 
但金融科技的負面因素對于監管部門而言不可不察。例如量化投資是不是會加劇市場波動,大數據環境下如何保障金融消費者權益和隱私,大數據風控模型是否足夠有效以控制信貸風險等等。最關鍵的還是數字貨幣,會否沖擊原有的貨幣體系,使用起來會有哪些風險,如何反洗錢,等等,都是需要研究的問題。在研究的基礎上,充分化解風險,發揮其積極作用,是金融發展的應有之義。
 
其實這種對金融科技的思路在對二維碼支付的監管上已經有所體現。2014年3月,央行支付結算司發文暫停支付寶、財付通的線下條碼支付業務,擔心的是安全問題。當時稱,條碼(二維碼)支付突破了傳統受理終端的業務模式,其風險控制水平直接關系到客戶的信息安全和資金安全。將條碼(二維碼)應用于支付領域有關技術,終端的安全標準尚不明確。相關支付撮合驗證方式的安全性尚存質疑,存在一定的支付風險隱患。
 
央行當時強調,是暫停而非叫停。但很多市場觀點還是認為這是央媽袒護銀聯和傳統銀行,打擊新興技術。事實證明這只是市場的臆測。2016年8月,央行主管的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向支付機構下發《條碼支付業務規范》(征求意見稿),明確指出支付機構開展條碼業務需要遵循的安全標準,正式承認了二維碼支付的合法地位。
 
以后的央行金融科技委員會應該也是承擔這樣的職責,對于新興技術開展研究,明確風險,探究價值,對新興技術形成更加全面、系統的認識。
推動傳統金融機構的脫胎換骨式升級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 薛洪言稱隨著監管的介入,部分金融科技企業逐步削弱其業務屬性、強化其科技屬性,從而逐步從金融業務的參與者和競爭者轉變成支持者和服務者,其與傳統金融機構的關系也從競爭走向合作。
 
根據事物發展的一般規律,合作模式會沿著阻力最小的方向演變,雙方會取長補短,金融科技企業盡情發揮其大數據、云計算等金融科技的長處,離產品和業務越來越遠;而傳統金融機構則著重在金融產品和業務模式創新上發力,離科技越來越遠,一句話,長處更長,短處更短。
 
而對監管機構而言,需要對這種自然演變趨勢進行干預,一方面固然要支持傳統金融機構借助外部金融科技力量來提升業務效率,同時也要推動傳統金融機構加快在金融科技上的自主投入,從而才能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在賬戶整合、渠道整合、業務模式創新、IT流程創新、產品創新、風險控制、用戶體驗甚至內部管理創新等各個方面進一步優化轉型。
 
這一波金融科技的底層基礎是數據,本質上,誰的數據量越大、越多元,誰就越有競爭力。就銀行與互金巨頭而言,二者都有大量的數據沉淀,但正如薛洪言在《銀行與互金,誰的大數據更厲害》一文中所述:
 
就幾大互金巨頭而言,其本身就是互聯網時代的數據黑洞,沉淀了巨量的用戶數據,當其轉型做金融時,之前積累的電商數據、社交數據、行為數據等便成為其可用的自有數據。當然,互金巨頭對用戶財富數據的掌握程度遠遠比不上銀行,不過 好在銀行最有價值的金融數據——信貸數據已經在征信中心實現了共享。
 
而銀行的自有數據主要是各種業務數據,是對全行客戶業務活動過程和結果的記錄,數據的維度單一,缺乏行為數據積累,除了信用風險防控的特定領域,銀行業的大數據應用并不具備優勢。
 
對監管機構而言,如何推動多元數據的共享,尤其是如何推動多元征信體系的建設與發展,對于從根本上推動傳統金融機構金融科技能力的發展與提升,進而推動傳統金融機構的脫胎換骨式的升級發展,便具有了重要的意義。

監管部門對金融科技的探索早就開始
 
央行還提到要充分利用金融科技。實際上監管部門對于金融科技早就進行了探索。在數字貨幣方面,資料顯示:
 
2014年,央行成立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專門研究小組,論證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可行性。
 
2015年發布人民銀行發行數字貨幣的系列研究報告,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原型方案完成兩輪修訂。
 
2016年1月20日,央行召開的數字貨幣研討會上,央行首次對外公開發行數字貨幣目標。
 
11月,中國人民銀行印制科學研究所公開招聘相關專業人員,從事數字貨幣研究與開發工作。
 
2016年年底,央行表示法定數字貨幣的原型系統Demo有望在春節后推出。
 
還有媒體報道稱,央行在發行數字貨幣方面取得了新進展。央行推動的基于區塊鏈的數字票據交易平臺已測試成功,由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已在該平臺試運行。
 
證監會以及上交所、深交所也在運用大數據來強化市場監管。資料顯示,上海證監局招聘了大數據研究和挖掘的人才,專門模擬不同賬戶之間的關聯。通過無數次的模擬分析找到看似無關,但本質上相關的賬戶之間的交易關聯。通過大數據挖掘的在監察和偵查中的應用,幾乎可以還原賬戶之間的事實關聯,所有可疑賬戶都被納入時時計算機的監控中,杜絕了大量的偵查人力、物力。上交所市場監察部開展大數據應用,建立多種數據分析模型,深度挖掘,尋找案件線索,通過鎖定基準日、篩查高頻戶,結合賬戶開戶、歷史交易情況等,確定嫌疑賬戶。
 
金融科技是生產力,既可以用于完善金融業務,也可以用于優化監管。相信未來金融科技在監管部門的工具箱中的地位會越來越重。
 
 

91av最新地址,a片看,怡春院最红,激情性爱小说图片,黄网在线观看